人事部·冤怨
  【长平苦
  《史记·赵世家》:“廉颇免而赵括代将。秦人围赵括,赵括以军降,卒四十余万皆阬之。王悔不听赵豹之计,故有长平之祸焉。” 喻指战争惨败。唐李益《从军夜次六胡北饮马磨剑石为祝殇辞》:“毕昴不见胡天阴,东征曾吊长平苦、”另参见地理部·土石“赵坑”。武备部·军旅“坑降”。   

  【长沙谪
  《史记·贾生列传》:“于是天子议以为贾生(谊)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乃短贾生曰:‘雒(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于是天子后亦疏之,不用其议,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 喻指有才者遭贬滴。唐刘长卿《听笛歌》:“旧游怜我长沙谪,载酒沙头送迁客。”另参见人物部·官吏“长沙傅”。人物部·人杰“长沙才子”。政事部·议政“谪长沙”。   

  【忆黄犬
  参见人事部·情感“黄犬悲”。唐杜甫《哀诗》:“范晔顾其儿,李斯忆黄犬。”   

  【乐生谤
  参见人物部·将相“乐毅”。唐张谓《同孙构免官后登蓟楼》:“去年大将军,忽负乐生谤。”   

  【扬雄投阁
  《汉书·扬雄传》:“汉(王)莽既以符命自立……诛(甄)丰父子,投(刘)棻四裔,辞所连及,便收不请。时雄校书天禄阁上,治狱使者来,欲收雄,雄恐不能自免,乃从阁上自投下,几死。……请问其故,乃刘棻尝从雄学作奇字,雄不知情。有诏勿问。然京师为之语曰:‘惟寂寞,自投阁;爱清静,作符命。'” 喻无故受牵连而获罪,走投无路。宋陆游《丰年行》:“书生识字亦聊尔,莫作扬雄老投阁。”另参见器用部·宫室“子云阁”。人事部·谬误“投汉阁”。

  【灰死
  《史记.韩长孺列传》:“蒙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 形容失意的心情。唐白居易《送兄弟回雪夜》:“灰死如我心,雪白如我发。” 另参见地理部·土石“死灰”。

  【伍员冤
  参见人体部·头面“伍员抉目”。唐元稹《去杭州》“得得为题罗刹石,古来非独伍员冤。”   

  【华亭归梦
  参见动物部·飞禽“唳鹤”。宋刘筠《鹤》:“碧树阴浓釦砌平,华亭归梦晓频惊。”   

  【刖足
  参见器用部·珍宝“和氏玉”。指无端获罪。唐李频《下第后屏居书怀寄张侍御》:“刖足岂一生,良工隔千里。”   

  【衣蜂
  参见动物部·虫豸“伯奇掇蜂”。明李梦阳《七夕边马二宪使许过繁台别业不成辄用七句述我志怀二十韵》:“末俗但知张市虎,弃时谁切辨衣蜂。”   

  【苌弘怨
  参见人体部·其他“苌弘血”。唐雍陶《蜀中战后感事》:“岁积苌弘怨,春深杜宇哀。”   

  【杜鹃啼血
  参见动物部·飞禽“杜宇”。唐白居易《琵琶行》:“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吴宫伤燕
  参见动物部·飞禽“吴宫燕”。唐刘禹锡《武陵观火》:“晋库走龙剑,吴官伤燕雏。”   

  【冶长非罪
  《论语·公冶长》:“(公冶长)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邢昺疏:“旧说冶长解禽语,故系之缧绁。” 指无罪而遭拘囚的冤狱。唐骆宾王《畴昔篇》:“冶长非罪曾缧绁,长孺然灰也经溺。”   

  【侏儒饱
  《汉书·东方朔传》:“(东方)朔文辞不逊,高自称誉,上伟之,令待诏公车,奉禄薄,未得省见。久之,朔绐驺朱儒……朱儒大恐,啼泣。朔教曰:‘上即过,叩头请罪。'居有顷,闻上过,朱儒皆号泣顿首。上问:‘何为?'对曰:‘东方朔言上欲尽诛臣等。'上知朔多端,召问朔:‘何恐朱儒为?'对曰:‘臣朔生亦言,死亦言。朱儒长三尺余,奉一囊粟,钱二百四十。臣朔长九尺余,亦奉一囊粟,钱二百四十。朱儒饱欲死,臣朔饥欲死。臣言可用,幸异其礼;不可用,罢之,无令但索长安米。'上大笑,因使待诏金马门,稍得亲近。”颜师古往:“朱儒,短人也。”朱儒,后又作侏儒。 喻小人得志而贤才受屈。元朱旭《杂诗》之二:“长身素米侏儒饱,飞将无功妄尉侯。”另参见器用部·饮食“侏儒饱饭”。人物部·其他“饱朱儒”。   

  【鱼服困
  《说苑·正谏》:“吴王欲从民饮酒,伍子胥谏曰:‘不可,昔白龙下清冷之渊化为鱼,渔者豫且射中其目,白龙上诉天帝,天帝曰:“当是之时,若安置而形?”白龙对曰:“我下清冷之渊化为鱼。”天帝曰:“鱼固人之所射也,若是,豫且何罪?”夫白龙,天帝贵畜也;豫且,宋国残臣也。白龙不化,豫且不射,今弃万乘之位,而从布衣之士饮酒,臣恐其有豫且之患矣。'王乃止。”指落难,或运气不佳而遇到灾祸。清赵翼《淮阴钓台》:“与哙伍怜鱼服困,假齐王伏狗烹灾。”参见动物部·鳞介“为鱼”。器用部·其他“豫且网”。   

  【鱼祸
  《太平广记》卷四六六引汉应劭《风俗通》(佚文):“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旧说:池中鱼,人姓字也,居宋城门,城门失火,延及其家,仲鱼烧死。又云:宋城门失火,人汲取池中水,以沃灌之,池中空竭,鱼悉露死。喻恶之滋,并伤良谨也。” 喻指无辜受牵连。宋洪炎《庚戌岁六月四日至洪城怅然伤怀》:“人言城门火,鱼祸自靡遗。”另参见动物部·鳞介“池鱼”。   

  【屈平沉湘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楚顷襄王立,屈原遭谗毁,谪于江南,于是怀石遂自投汨罗(湘江支流)以死。” 喻含冤屈死。唐李贺《箜篌引》:“屈平沉沙不足慕,徐衍入海诚为愚。”另参见地理部·水流“沉湘”。人物部·圣贤“沉湘水”。人事部·情感“楚臣悲”。   

  【剑埋狱底
  参见武备部·兵器“丰城龙剑”。动物部·鳞介“未掘双龙”。唐白居易《得微之到官后书备知通州之事怅然有感因成四章》之四:“剑埋狱底谁深掘,松偃霜中尽冷看。”   

  【秦穆杀三良
  参见动物部·飞禽“黄鸟悲鸣”。东汉王盛《咏史》:“秦穆杀三良,惜哉空尔为。”   

  【偷金柱
  《史记·万石张叔列传》附《直不疑传》:“塞侯直不疑者,南阳人也。为郎,事文帝。其同舍有告归,误持同舍郎金去,已而金主觉,妄疑不疑,不疑谢有之,买金偿。而告归者来而归金,而前郎亡金者大惭,以此称为长者。文帝称举,稍迁至太中大夫。” 喻指蒙受不白之冤。唐刘长卿《按履后归睦州赠苗待御》:“直氏偷金柱,于家决狱明。”另参见器用部·珍宝“不偷金”。人物部·官吏“同舍子”。   

  【梁狱
  《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邹阳者,齐人也。游于梁,与故吴人庄忌夫子、淮阴枚生之徒交。上书而介于羊胜、公孙诡之间。胜等嫉邹阳,恶之梁孝王。孝王怒,下之吏。将欲杀之。邹阳客游,以谗见禽,恐死而负累,乃从狱中上书……书奏梁孝王,孝王使人出之,卒为上客。”喻冤狱、被谗害。唐杜甫《梁狱》:“梁狱书应上,秦台镜欲临。”另参见器用部·日用“狱中书”。   

  【谗言三及
  《战国策·秦策》:“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逾墙而走。夫以曾参之贤与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则慈母不能信也。” 喻受谗言诬陷。唐李白《答三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另参见伦类部·亲眷“投杼”。人事部·情感“投杼疑”。人事部·其他“曾参杀人”。   

  【鲁酒旁围
  参见人事部·冤怨“鲁酒围邯郸”。唐杜牧《新转南曹……书此篇以自见志》:“宋株聊自守,鲁酒怕旁围。”   

  【寒灰复燃
  《史记·韩长孺列传》:韩安国事梁孝王为中大夫。“后坐法抵罪,蒙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燃)乎?”田甲曰:‘然即溺之。'居无何,梁内史缺,汉使使者拜安国为梁内史,起徒中为二千石。田甲亡走。” 喻失势后重新得势。金元好问《甲午除夜》:“暗中人事忽推迁,坐守寒灰望复燃。”另参见地理部·土石“复燃灰”。   

  【觳觫钟衅
  《孟子·梁惠王上》:“(齐宣)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恐惧颤抖貌),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 指无辜遇祸成牺牲品。宋黄庭坚《四月戊申赋盐万岁山》:“濡需且肉食,毅棘恐钟衅。”另参见动物部·走兽“觳觫”。器用部·车船“觳觫车”。   

  【燕狱
  参见天文部·气象“燕霜”。唐骆宾二《畴昔篇》:“邹衍衔悲系燕狱,李斯抱怨拘秦桎。”   

  【薏苡谗
  《后汉书·马援传》:“初,(马)援在交趾,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时人以为南土珍怪,权贵皆望之。援时方有宠,故莫以闻。及卒后,有上书谮之者,以为前所载还,皆明珠文犀。” 喻清白之身徒遭猜疑、诬陷。唐白居易《得微之到官后书因成四章》之三:“侏儒饱笑东方朔,薏苡谗忧马伏波。”另参见植物部·草木“明珠薏苡”。器用部·珍宝“意苡明珠”。   

  【爨桐鸣
  参见文明部·礼乐“焦琴”。唐顾非熊《冬日寄蔡先辈校书京》:“惟君知我苦,何异爨桐鸣。”   

  【三字狱
  《宋史·岳飞传》:岳飞被秦桧等诬陷下狱,“韩世忠不平,诣(秦)桧诘其实。桧曰:‘飞子(岳)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莫须有二字,何以服天下?'”喻无罪被冤成狱。清康有为《故四品卿衔军机章京参预新政候补知府谭君嗣同》:“竟无三字狱,遂以诛董承。”   

  【白马清流
  《旧五代史·梁书·李振传》:“天祐中,唐宰相柳璨希太祖旨,谮杀大臣裴枢、陆扆等七人于滑州白马驿。时(李)振自以咸通、乾符中尝应进士举,累上不第,尤愤愤,乃谓太祖曰:‘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 指政治排挤或谗害。请钱谦益《吴门送福清公还闽》:“恩牛怨李谁家事,白马清流异代悲。”另参见地理部·水流“唐浊流”。   

  【周公惧流言
  参见政事部·贪佞“管蔡流言”。唐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掩鼻计
  《战国策·楚策四》:“魏王遗楚王美人,楚王说之。夫人郑袖知王之说新人也,甚爱新人。衣服玩好,择其所喜而为之;宫室卧具,择其所善而为之。爱之甚於王。王曰:‘妇人所以事夫者,色也;而妒者,其情也。今郑袖知寡说之人新人也,其爱之甚于寡人,此孝子之所以事亲,忠臣之所以事君也。'郑袖知王以己为不妒也,因谓新人曰:‘王爱子美矣。虽然,恶子之鼻。子为见王,则必掩子鼻。'新人见王,因掩其鼻。王谓郑袖曰:‘夫新人见寡人,则掩其鼻,何也?'郑袖曰:‘妾知也。'王曰:‘虽恶必言之。'郑袖曰:‘其似恶闻君王之臭也。'王曰:‘悍哉!'令劓之,无使逆命。” 喻因嫉妒而谗害他人。唐韩偓《故都》:“掩鼻计成终不觉,冯驩无路教鸣鸡。”另参见人体部·头面“掩鼻”。人物部·妇女“魏姝”。   

  【焚阬
  《史记·秦始皇本纪》:“丞相(李)斯昧死言:……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制曰:‘可。”'又:侯生、卢生不愿为始皇求仙药,“于是乃亡去。始皇闻亡,乃大怒曰:‘……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阬(同坑)之咸阳。” 喻残毁文明。唐李商隐《赠送前刘五经映三十四韵》:“屋壁余无几,焚阬逮可伤。”另参见地理部·土石“秦灰”。地理部·土石“秦坑”。文明部·文具“诗书焚爇”。   

  【悲人彘
  参见人事部·谬误“人彘”。清赵翼《土城怀古》之二:“不闻官掖悲人彘,肯使兵尘丧帝羓。”   

  【长门泣
  参见文明部·文章“千金赋”。喻失宠后的凄怨心情。南朝梁何逊《扬州法曹梅花盛开》:“朝洒长门泣,夕驻临邛杯。”   

  【空赋白头吟
  参见文明部·诗词“白头吟”。唐李绅《新楼诗二十首·城上蔷薇》:“风月寂寥思往事,暮春空赋白头吟。”   

  【绝弦
  参见文明部·礼乐“高山流水”。宋黄庭坚《次韵奉送公定》:“尘埃百年琴,绝弦为钟期。”   

  【班女怨
  汉班婕妤《怨歌行》并序:“昔汉成帝班婕妤失宠,供养于长信宫,乃作赋自伤,并为怨诗一首:‘新制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成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出人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指妇女因失宠而哀怨。唐窦牟《元日喜闻大礼寄上翰林四学士中书六舍人二十韵》:“忽思班女怨,遥听越人吟。”另参见器用部·日用“团扇”。文明部·诗词“纨扇词”。人物部·妇女“班姬”。   

  【吞炭
  参见人物部·人杰“豫让”。明张煌言《羁恨二首》之二:“暂将吞炭恨,并作茹荼怜。”   

  【博浪飞椎
  《史记·留侯世家》:张良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张良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 喻报仇雪恨。清朱彝尊《彭城道中咏古二首》之二:“博浪飞椎后,圯桥进履车。”另参见地理部·土石“博浪沙”。武备部·兵器“博浪椎”。   

  【禽填海
  《山海经·北山经》:“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喻申冤报仇,或喻献身大业。唐杜甫《寄岳州贾六支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浪作禽填海,那将血射天。”另参见地理部·水流“精卫填海”。地理部·土石“衔石”。动物部·飞禽“精卫鸟”。人事部·志趣“填渤澥”。   

  【鞭尸
  《史记·伍子胥列传》:伍子胥之父兄为楚平王所害,他立誓要报仇,逃到吴国,帮助吴王阖庐攻破楚国的郢都。时楚平王已死,伍子胥“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喻泄愤报仇。唐李白《酬裴侍御对而感时见赠》:“鞭尸辱已及,堂卜罗宿莽。”另参见人物部·将相“鞭平王”。

    
 
 语文新课程资源网 制作
 
 
 
人事部·冤怨

长平苦
长沙谪
忆黄犬
乐生谤
扬雄投阁
灰死
伍员冤
华亭归梦
刖足
衣蜂
苌弘怨
杜鹃啼血
吴宫伤燕
冶长非罪
侏儒饱
鱼服困
鱼祸
屈平沉湘
剑埋狱底
秦穆杀三良
偷金柱
梁狱
谗言三及
鲁酒旁围
寒灰复燃
觳觫钟衅
燕狱
薏苡谗
爨桐鸣
三字狱
白马清流
周公惧流言
掩鼻计
焚阬
悲人彘
长门泣
空赋白头吟
绝弦
班女怨
吞炭
博浪飞椎
禽填海
鞭尸